第二千六百四十一章 下毒行疫无人性

指云笑天道1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58看书网 www.58kanshu.net,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公孙五楼张大了嘴:“这,这个任务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点了点头,对段晖和贺兰卢沉声道:“二位将军,现在刘裕的兵马既然已经过大岘了,不管是大军还是小股部队,都证明了他要在这里跟我们决战,所以还请二位将军再辛苦一下,迅速地整编部下,作好战斗准备,就算刘裕真的是大军已经过山,我们起码也要在陛下到来之前,守住临朐才是。”

    段晖和贺兰卢对视一眼,都站起了身,对着黑袍行了军礼:“为大燕效力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身为临朐城守将的公孙归眨了眨眼睛:“如果公孙五楼将军出战,那是不是要贺兰将军和段将军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冷冷地说道:“这点就不劳公孙归将军操心了,你的任务是准备好临朐城中的军械粮草,挑选城中的丁壮,与并州刺史慕容涉一起安置好来勤王的各路义师,做好战斗的准备,尤其是要加固临朐城的城防,现在就要进入战时状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看向了公孙五楼:“五楼将军,至于这一战的打法,我们一会儿好好商量一下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连忙点头道:“一切但凭国师安排。”

    黑袍一顿手中的狼头桃木杖,沉声道:“诸位,这一战,事关大燕的国运,还请大家各司其职,各安其份,胜利,一定是属于慕容大燕!”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刚才还人满为患的将军府中,只剩下了黑袍与公孙五楼二人,最近的卫兵也已经退到了三重大门之外,以确保二人的交谈,不会有任何人能听到,公孙五楼哭丧着脸:“国师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两下子,叫我现在去跟刘裕抢水,那,那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黑袍冷冷地说道:“瞧你这怂样子,真是把我的人都丢光了。又不是要你去跟刘裕的大军拼命,只不过是去一趟巨蔑水罢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双眼一亮:“国师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黑袍冷笑道:“你也不想想,如果我真的想要阻那巨蔑水,直接让段晖撤回时扎营在那水北边就行了,何必这样多此一举?我不是要刘裕的兵喝不到水,而是要他们喝下我的毒水!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睁大了眼睛:“这,这也行?”

    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:“按大漠的古法,有神秘的巫术,可以找那些病死的牛羊,加以诅咒,然后把那些病牛羊扔到水源之处,如此一来,这流水里就有了这些腐烂动物身上所带的毒素,人饮水入腹入脑,都会让人狂性大发,如同癫病一般。当年匈奴在漠北与汉军大战,就是用了这招污染了大量的水源,导致大量汉军得病,就连骠骑大将军霍去病也是因之得病,回去不久后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先是想要大笑,转而脸色一变:“可是,可是这样一来,水源不是给污染了吗?那以后咱们南燕的百姓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冷笑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管他几个汉人老农民的死活?这些给咱们种田的汉人,本就如犬羊一般,死不足惜,现在他们都去投奔刘裕了,如果这一战我们打输了,他们更会加入刘裕反过来打我们。先打完这仗,以后在这里如果死些喝这水的农夫,就说是因为这里有过大战,有不少冤魂厉鬼索命罢了,反正这巨蔑水也是活水,冲上个三五年,也就没事了,但不管怎么说,得先打完这仗才行,懂吗?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恍然大悟地点着头,还有些不忍:“可是,可是这样真的管用吗?按说活水不是可以冲走所有的毒素吗,这可不是漠北的那种水泊啊。而且,按汉人的说法,用下毒,火攻这些手段去非正常地杀伤敌军,那可是有损阴德,只怕以后会有祸事降临的。”

    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刺得公孙五楼微微倒退了半步,只听他阴森森地说道:“祸事降临?那你公孙大人弑杀先帝,这几年来又是卖官售爵,坏事做尽,你说会有什么报应?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的脸色胀得跟猪肝一样发紫,身子却是在微微地发抖。

    黑袍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如果是平时,那有些手段不用也就罢了,但刘裕可不是一般人,这次的打法你也知道,不是我选的,而是陛下坚持的,他相信可以光靠甲骑俱装就取得胜利,但实际上,你也看到了,段晖,贺兰卢这些宿将都不这样认为,连慕容镇这个老东西也是同样的观点,你们年轻人不知兵,但这些老将却是打了一辈子仗,万一真的输了,那你这些年所有的荣华富贵,都会加倍地还回去,那才是你的报应真正地来了!”

    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
    公孙五楼咬了咬牙:“国师,我明白了,就按你说的办吧,但是,我这次只带了五千骑兵过来,真的可以完成这次任务?”

    黑袍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又不是要你击溃晋军,只不过是往水源里扔几只病羊罢了,有什么不可以的?刘裕的先头部队正在山北的州县到处拉拢当地的村落呢,要是他真的大军到达还用得着这样?早就全速向临朐进军了。所以你不用担心,他就算也来临朐一带,最多不过几十骑的侦察骑兵罢了,你难道五千铁骑连这几十骑也要害怕?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点了点头:“那就按您的意思办,只是,我兄弟公孙归也算得久在军中,论打仗比我熟,这一战是不是让他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冷冷地说道:“这种巫师作法诅咒,在水源里下毒的事,你是不是想很多人知道?别说是你兄弟了,就是这回跟你去投放病羊的几个巫者,回来后也要处理掉,此等酷烈之事,有干天和,不想降罪自身,那就不要让太多人知道,包括你的兄弟!”

    公孙五楼长舒了一口气:“好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他转身就一路小跑着出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黑袍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摇了摇头,转而看向了房梁之上:“敏敏,这回要拜托你了。”